上海天天搬场运输有限公司
凭什么我是外地人,用电梯搬家就需要交电梯使用费?

有人说,北漂一族,真的很辛苦。

会遇到很多很多的故事。

小小就是一个北漂。

小小刚刚跳槽到一个新公司。

新公司待遇比较好,给员工在附近的居民区租的房子,三室一厅的老房子,三个人住。

小小搬家的时候,是非常高兴的。虽然是老小区,回迁房,但是有自己独立的一个房间,而且三个女孩合租,每人一间房,都是同事,比较熟识,挺舒服的。

小小叫了6.7个同事帮忙搬家,有男有女,主要都是男同事。

小小为了省钱,叫搬家公司仅仅出车的费用,自己没多少行李,书比较多。搬家公司负责装车卸车,两边的楼都有电梯,男同事帮忙抬到电梯里和从电梯到房间的走廊。

搬家公司卸车后,同事开始往电梯搬东西。

小小是软件工程师,做事心细,有规矩。这些工作上的好习惯也自然渗透到了生活中。行李打包的很好。被褥一件,用旧床单里外包好,书三个小纸箱,较沉,日用品三个大纸箱,较轻。

电梯是那种老式电梯,非常小,站5.6个人就很挤,还有专人开的那种,半夜12点后就停运。

电梯一趟装不下,还有两个也要上楼的邻居,两个男同事先进了电梯,说先上去往下搬东西。

小小把房间钥匙给了同事。

电梯又下来之后,小小和涓涓先上去,然后男同事开始往电梯里搬东西。

刚刚搬了两个箱子,一对父子走了进来。父亲50来岁,儿子20出头。

父亲看了看电梯里的箱子,突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大声说: “你这么多东西,得搬多长时间啊?”

小小被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一跳,说: “就几个箱子,一会儿就搬完了。”

“不行!”父亲咆哮道: “干嘛让我们等你?赶紧让电梯上去!我们没那么多时间给你浪费!”

然后一把推开开电梯的女人,直接按了关门键。

小小看着那张满是扭曲的脸,没说话。

那个父亲嘴却不停: “ 你们这帮S. &B外地的,就是你们没事搬来搬去,整天都不消停!一帮大S.& B!”

小小当时就火了,自幼知书达理的她从来没见过这么无礼的: “你骂谁呢?我花钱租房子,碍你什么事?你凭什么骂我?”

那个父亲声音高了8度,吐沫星子差点喷到小小脸上: “骂你怎么样?你们这帮外地S &B 就是该骂!到北京来抢什么饭碗?北京现在这么堵就是你们这帮外地S. &B弄得!”

那个儿子也不甘示弱,直接冲小小竖起了中指,说: 外地S .&B, Fk U! “

涓涓实在受不了了。涓涓是北京人,土生土长,性格外向,爽朗洒脱,说: “你们少说话带脏字!外地人怎么了?人家招你惹你了,你就这么骂人家!还一嘴一个外地的。告诉你们,别给北京人丢人!”

那对父子没想到涓涓一张嘴就是一口地道的北京腔,看了看涓涓,互相递了个眼色,没接茬儿。

这时候电梯停了,15楼。小小发现原来这对父子竟然和自己住在一层楼!

父亲在电梯开了个缝就直接挤了出去。儿子狠狠瞪了一眼小小,又竖了一下中指, 嘴里做着口型,没出声音,下了电梯。

小小和涓涓也下了电梯,这时刚刚搬东西上楼的两个男同事正好出来,准备搬东西。

两个同事见小小和涓涓都黑着脸,很奇怪,问怎么了,涓涓就把刚才的事情说了。

还没说完,就见那对父子搬着一个破旧的木梯走过来。

这是座老楼,L形的。L的短边就是电梯和楼道,拐个弯,L的长边才是这一层的所有住户,有8.9家的样子。

楼道狭长阴暗,堆满杂物,一股潮湿略带霉味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电梯出来后,头顶正上方有个楼道灯,灯光昏暗,L形楼道拐过弯去,整个楼道是漆黑的,只有楼道尽头小小要搬进去的房间,客厅的灯光透过敞开的房门,倾泻出来。

那个父亲扛着破木梯走到电梯外的灯下。小小众人都惊讶地看着他,不知道他想干什么。

结果父亲扶着梯子,儿子爬到梯子顶端,开始拧灯泡。

小小的一个男同事第一个反应过来: “哎,你干嘛拧灯泡啊?”

儿子说: “灯泡是我们家买的,干嘛给你们用?”

小小四个人被雷外焦里嫩!

灯泡我买的干嘛给你用?!灯泡我买的干嘛给你用?!灯泡我买的干嘛给你用?!

S.....t!

小小几乎要爆粗口了!

可惜,还没等她骂出来,儿子已经以讯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灯泡拧了下来。

楼道一片漆黑。

只有等待的电梯里透出来的一片光亮。

小小看着洋洋得意地甩着灯泡晃来晃去的儿子,觉得他就一脸孙子样。

同事把手机的闪光灯打开,一路照着,磕磕绊绊把东西一点点搬回房间。

第三趟电梯上来的时候,一个男同事出了电梯大叫;” 哇,这么黑!”

小小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,几个人瞪着快要掉出来的眼珠子,像听天方夜谭一样听完了所有。

大家都又好气又好笑。如果不是当事人,没人相信还能有这种事情发生。

一个人说,你们搬,我下楼找找看有没有卖灯泡的。

小小说,这大冷天大晚上的,你上哪里找去?

他说,我刚刚来的时候,看到路边有个小卖店,我过去看看有没有。很近,很快就回!

小小说,现在没几件东西了,你们下班就过来,都没吃饭呢,要不明天我自己去买吧。

那个同事说,不用!明天下班天就黑了,你自己买回来,这楼道这么高,你一个人,怎么装?我们帮你搞定再走!

于是小小一帮人把剩下的几件行李磕磕绊绊地搬回房间,简单收拾了一下,果真那个同事拿着两个灯泡回来了。

小小问,为什么买两个?

同事说,电梯间安一个,我看你那楼道那么长,按理说至少应该有一个灯泡的,所以多买一个。一会去看看有没有灯头。有的话,就给你装上,没有的话,你就留着备用,万一哪天电梯那个灯泡坏了,就用新的顶上。

然后大家拖了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,叠起来把灯泡装上了。

楼道里果然有灯头,三个,就装在了中间的那个。

那对父子住在离电梯最近的一家。

小小请几个人一起吃了饭,回去收拾东西。

第二天早起上班,开电梯的换了一个女人,四十来岁。

见小小进电梯,从头到脚把小小打量了一番,说,你是不是就是昨晚搬来的那个?

小小很奇怪,说,对,我是昨晚搬进来的。

开电梯的大姐眼睛往上一翻: “交钱!”

小小莫名其妙,交什么钱?

“搬家电梯使用费!”

“什么?”小小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“搬家电梯使用费! 就是你用电梯搬家,就得交钱!”

小小怒极反笑: “ 我在北京这么多年,还从来没听过这种说法呢!用电梯搬家要收钱?为什么?”

“不为什么!这是规定!你用电梯搬家,就要交钱!”

小小眼珠一转: “我搬家用电梯要交钱,这栋楼是回迁楼,楼里都是北京的回迁户,他们搬家要交钱吗?”

“他们搬家不用交钱,你们外地的必须要交钱!这是规定!”

“那你把规定拿来给我看看!”

开电梯的大姐可能没想到小小会这么问,目瞪口呆地看着小小,没话说了。

电梯到了一楼,小小就要出电梯。

大姐一把抓住了小小,说: “必须要交钱!不交钱不让你走!”

小小挣脱不开,虽然走路十几分钟就可以到公司,小小不想刚来就迟到。虽然公司不打卡,但影响不好。

没办法,小小问: “多少钱?”

“十块!”

小小一想,算了,十块钱,破财消灾吧。

拿出钱包,没有零钱,就递给大姐一张100的,说: “你给我开张发票吧. “

“没有发票!”

小小一想,也对!连规定都拿不出来,怎么可能有发票呢?

小小说,那你给我找钱,然后再写张收条,说你已经收到了这个搬家电梯使用费,签上你的名字。

大姐拿着钱,迟疑地看着她,说: “我没那么多零钱,没法找给你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

大姐一看小小这么问,眼睛一亮,说:”你先把钱放我这里,我下次上班看见你的时候,再把剩下的钱找给你!”

小小微微皱了皱眉,心想自己经常加班,一般到家都要晚上十点十一点了,能碰上吗?

“你们开电梯几个人啊?”

“4个!”

小小冷笑一声,上前一步一把抢过大姐手里攥着的那张一百的钞票,说:”什么时候你有零钱,什么时候我再给你这个!记住,拿我刚刚说的写好的收条来换,要有你的签名!”

说完,转身就走。

后来,小小问同屋的两个女孩,她们说搬家来的时候,迫于压力,都交搬家电梯使用费了,什么收据都没有,当时光顾生气,也没想起来要。

开电梯的四个大姐,自此之后,都没再问小小要过搬家电梯使用费。

亲们,你们遇到过什么奇葩的事情么?欢迎讨论!

 

相关文章